內蒙古晨報官方網站 | 24小時記者幫您熱線電話:0471-967967 違法和不良信息電話:18047123456
您當前的位置: 內蒙古晨網>>文章>>城市>>烏蘭察布

尋找朱占彪烈士:卓資縣走出的英雄

時間:2021年04月27日 編輯:王海清 來源:北方新報

  

  1970年朱占彪(第二排右五)與戰友合影

  

  朱占彪的發小胡守信老人

  石明在(左)與韓面拴(右)交談

  朱占彪(后排左)與胡守信合影

  4月2日,退役軍人事務部啟動“為烈士尋親”活動,聯合媒體公布了100位烈士尋親信息,其中有一位內蒙古籍烈士朱占彪。安葬于蘭州市烈士陵園的朱占彪烈士,有著怎樣的故事?他的親人又在哪里?幾經周折,本報記者找到了朱占彪烈士的弟弟、在59團時的戰友和一起參軍入伍的發小以及家鄉的表弟。從少年參軍到戎馬半生,最后積勞成疾客死他鄉,朱占彪烈士的一生被還原。

  尋找親人: “朱占彪”是內蒙古人嗎?

  4月2日,退役軍人事務部公布的100位烈士尋親信息中,有一位內蒙古籍烈士朱占彪,引起了記者的關注?!爸煺急?,生于1929年,內蒙古卓資縣人。生前為陸軍20師59團副團長,1972年5月16日犧牲于甘肅蘭州,時年43歲。1972年5月18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批準其為革命烈士,現安葬于蘭州市烈士陵園?!?/p>

  記者隨后查詢中華英烈網,發現名為“朱占彪”的烈士只有一人,其信息基本與此次尋人發布的信息相符,但籍貫卻是浙江省寧波市。這個“朱占彪”是安葬在蘭州烈士陵園的那位烈士嗎?他是不是內蒙古人?一連串的疑問讓記者更加迫切地想找到答案。

  記者先查詢其生前所在部隊“陸軍20師”的資料,發現了記錄有該部隊歷史的微信公眾號“賀蘭軍魂”。記者聯系到該號主編白衛星,他告訴記者,自己知道朱占彪烈士的事情,還給記者提供了朱占彪烈士的弟弟朱占元的聯系方式。撥通朱占元的電話后,記者才確定,朱占彪就是內蒙古人。

  戎馬生涯: 南征北戰的鐵血軍人

  電話那邊,定居寧夏的朱占元向記者講述了哥哥的人生經歷。朱占彪曾用名朱何厚,1929年出生于現今的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卓資縣復興鄉下官道自然村,1945年7月參加八路軍在原八路軍120師358旅715團,后改編為西北野戰軍。朱占元說,哥哥16歲參軍離開家鄉,參加過集寧戰役、保衛延安戰役等,戎馬半生經歷戰火洗禮,從一個貧苦出身的農村少年成長為一名革命軍人。

  新中國成立后,朱占彪所在的部隊駐防甘肅平涼、寧夏固原一帶,上個世紀60年代部隊改編為騎兵第二師,駐防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1969年12月,部隊又移防寧夏石嘴山。即使在和平時期,在大西北駐防條件也十分艱苦。長期的奔波辛勞,侵蝕了朱占彪的健康。1971年上半年,朱占彪因風濕性心臟病住院,不幸于1972年5月在蘭州病逝,后安葬于蘭州市烈士陵園。

  朱占元告訴記者,自己出生于1954年,從小也在下官道村生活。1969年底因為父母去世,15歲的朱占元被哥哥接到寧夏,后來也參了軍,就在哥哥所在的部隊。哥哥去世后,從上海支邊來到寧夏的嫂子,帶著一雙兒女回到家鄉,從此斷了聯系。那個時候,朱占元還未成年。

  朱占元說,中華英烈網上登記的朱占彪烈士就是他哥哥,當時嫂子帶著孩子們去浙江寧波投奔親屬,所以記錄籍貫時就登記了嫂子的地址。哥哥參加革命時間是1945年不是1940年,沒有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其他信息基本正確。

  朱占元還向記者提供了兩個知情人,分別是朱占彪烈士在陸軍20師59團時的戰友曹益民和哥哥的發小、與他一起參加八路軍的同鄉胡守信。

  積勞成疾: 病故后被評為烈士

  聯系到曹益民大校之后,他向記者講述了自己了解的朱占彪的故事。1968年2月曹益民入伍后,被分配到騎兵二師四團五連當戰士,當時朱占彪為四團副團長。1969年10月,騎兵二師四團改編為陸軍20師59團,朱占彪仍任副團長。朱占彪生病住院到病逝期間,曹益民先后任59團一營營部書記、師后勤部政治處干事。所以朱占彪的事情他很清楚。戰友們都知道,朱團長是內蒙古人。

  曹益民說,朱占彪病逝時,師里開了追悼會,并去蘭州安頓了落葬事宜。按照當時的政策,凡是參加過抗戰、在職期間病逝的部隊干部,都以積勞成疾評為烈士,所以朱占彪病逝后被評為烈士。當時朱占彪的弟弟也在部隊,后來又去軍工廠工作,最后定居寧夏。朱占彪的妻子在他病逝后也與部隊的戰友們失去了聯系。

  曹益民找到了一張有朱占彪在1970年59團首次代表大會的合影,照片上的朱占彪戴著眼鏡,個子瘦高,看起來英姿颯爽。在朱占元和曹益民的講述中,朱占彪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至病逝期間的人生經歷逐漸清晰起來,那么這個從卓資縣農村走出來的少年,在家鄉時經歷過怎樣的生活,又是如何走上革命道路的?

  少小離家: 家鄉會記住你的英名

  4月19日,記者來到烏蘭察布市卓資縣復興鄉下官道自然村,在復興鄉羅家營行政村黨支部書記石明在的帶領下,找到了已經94歲高齡的胡守信老人。胡守信告訴記者,自己和朱占彪從小一起玩兒到大。朱占彪家十分貧困,從小是在舅舅家長大。1945年,在當地地下黨的引薦下,少年的胡守信和朱占彪兩人參加八路軍離開家鄉。到部隊不久兩人便分開了,以后見面的機會很少了。

  胡守信記得,上個世紀50年代,朱占彪曾帶著妻子回鄉。當時胡守信留在了家鄉,朱占彪和妻子與胡守信夫婦倆照了一張珍貴的合影。這張照片,胡守信至今還珍藏著。胡守信說,從小朱占彪就是個開朗活潑的人,參軍和加入中國共產黨后,這個目不識丁的鄉村少年,逐漸有了堅定的革命信仰,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屢次戰斗中,英勇頑強,表現突出。后來,朱占彪還參加了學習班,有了初中文憑。那次回鄉,是朱占彪與胡守信最后一次見面。

  根據胡守信的介紹,記者又找到了朱占彪舅舅的兒子韓面拴。69歲的韓面拴對表哥還有印象。他說表哥小名叫“何厚子”,多年前參軍離開了家鄉,在韓面拴十幾歲時,表哥曾回來過一次,看望了將他養大的舅舅們。不久之后,就聽說他病逝了。后來,朱占彪的弟弟還回來過幾次,但近些年也斷了聯系。韓面拴說,這個只有一面之緣的表哥,一直是家族的驕傲。

  少小離家的朱占彪,人生多半的經歷都在部隊艱苦的征戰和建設中度過,壯年時期客死他鄉,留下了碎片化的信息,被不同的人記住,而與他生命有交集的人們四散在各處。今年清明節的烈士尋親活動,又將這些人連接起來,將朱占彪的故事完整地勾勒出來。

  記者查詢復興紅十字會編寫的《復興兒女創業史》中,有一句記載“復興兒女參加革命的有朱何厚(團級)、胡守信(連級)?!边@是家鄉對少年朱占彪的記載。記者從卓資縣退役軍人事務局了解到,由于歷史原因,該縣目前記錄的399名革命烈士中沒有朱占彪的名字。目前,該局已將朱占彪烈士的情況上報給自治區退役軍人事務廳。文·攝影/記者 查 娜


線索征集:內蒙古晨報現面向社會各界朋友征集新聞線索,熱烈歡迎大家撥打本報新聞熱線0471-967967/18047123456,分享您身邊的新聞。
內蒙古晨網
友情鏈接
久久青青无码亚洲av黑人㊣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老少配maturetube 多毛㊣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乱子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