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晨報官方網站 | 24小時記者幫您熱線電話:0471-967967 違法和不良信息電話:18047123456
您當前的位置: 內蒙古晨網>>文章>>城市>>烏海

烏海懸崖邊:巖羊戰黑鸛

時間:2021年06月16日 編輯:王海清 來源:新華社

  一只黑鸛與一只巖羊在懸崖邊對峙(5月25日攝) 攝影/焦長青

  文/新華社記者 賈立君

  太陽落山前,內蒙古自治區烏海市甘德爾山中,一只本是夏候鳥的黑鸛,與一只“土著”巖羊,在懸崖邊相遇。于是,一場緊張的“戰爭”拉開了帷幕。

  起初,剛剛喂罷幼鳥的黑鸛飛落在“家門口”不遠處的山尖上,警惕的目光四下張望。很快,它的眼神“鎖定”了一個目標——腳下二三十米處的懸崖中,一只皮毛顏色與巖石相似的巖羊,正朝著鸛窩方向行進。

  此時,鸛窩里幾只尚未滿月的幼鳥,靜靜地等待著父母的歸來。盡管它們的窩巢位于刀削斧劈般的巖壁間,其他動物很難涉足,但對于攀巖高手巖羊來說不是什么難事兒,何況這個窩巢或許曾是巖羊歇腳的地方。

  護雛的本能激起黑鸛的“斗志”,它極快地俯沖下去,展開碩大的翅膀,掠過巖羊頭頂,復又飛回山尖。這一閃電般的動作,嚇得巖羊打了一個激靈,向后掉轉身子,緊張地回望山尖,看到了氣勢洶洶的黑鸛。

  對峙開始了——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黑鸛,豎著?頭似的長長的利喙,向下俯視;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巖羊,瞪圓雙眼,彎頭向上凝望。

  山谷的勁風吹來,百草俯首,黑鸛與巖羊依然四目相對,佇立成兩尊雕塑。終于,巖羊似乎等不及了,因為天黑前它要回到深山里。于是,它決定上到山尖,看看阻擋它前行的對手到底有多大能耐。巖羊一躍一躍地向上攀爬,每到一個大一點的臺階,都要觀察一會兒。上面的黑鸛全神貫注、紋絲不動。

  漸漸地,巖羊迂回到黑鸛腳下右側10多米處眺望時,發現黑鸛向后退了幾步。也許感到黑鸛有所膽怯,巖羊一鼓作氣,猛地躥了上去,沖向黑鸛。黑鸛見勢不妙,如離弦之箭展翅滑向崖外……

  占據了山尖的巖羊,抖擻著身子,目送遠去的黑鸛身影,像似戰勝的將軍,欣賞著山下的美景,宣示著自己“領地”的主權。豈料,黑鸛也快活地翱翔在落霞中,因為它已成功地引逗巖羊改變了前行的方向。

  黑鸛與巖羊僵持半個多小時,由對抗、冷戰,到短兵相接的精彩場面,被隱蔽在鸛巢對面懸崖上一個小山洞里的攝影師焦長青拍獲。

  “太難得了,背景是夕陽下的黃河,還有遠處的沙漠?!币迅櫯臄z巖羊6年的焦長青,是國家能源集團烏海能源公司攝影家協會主席。3年前,他在甘德爾山里發現一窩黑鸛后,創作題材多了一個“主角”。黑鸛每年夏天都來,但它們每年都要“倒窩”——換不同的地方筑巢。為了盡量不打擾野生動物,他此前用帆布搭棚作掩體,里面悶熱難耐;今年,他在黑鸛新巢對面找到一個小山洞,洞口掛上迷彩簾,用600毫米長焦鏡頭遠遠地記錄黑鸛一家的生活。

  6月8日下午,記者跟隨焦長青老師來到小山洞。真是難以想象,鏡頭里對面懸崖中的黑鸛窩甚為“豪華”。盡管它是一個自然的橫紡錘體淺窟,但黑鸛把它布置得井井有條——中部墊有厚厚的樹枝、茅草,3只毛茸茸的幼鳥臥在上面,搖晃著可愛的小腦袋;“墊子”兩側各有一段延伸到山體里的洞窟,幼鳥們不時進出玩耍,簡直就是“兩室一廳”,且客廳很大。

  等了大約一個半小時后,一只大鳥飛回窩里,小鳥們嘰嘰喳喳圍上來。然而,大鳥并沒有急于將獵物倒出來,而是靜靜地站在窩邊很久之后才給幼鳥喂食。焦老師說,這是大鳥在待食囊中的魚鱗等硬物軟化或過大的獵物變小,以便幼鳥食用。果然,倒出來的一條大魚幼鳥咽不下去,大鳥又把其吞入自己的囊中。

  某種意義上講,黑鸛和巖羊是生態環境的“晴雨表”。烏海市野生動物保護中心負責人介紹,目前全球黑鸛數量為3000余只,其中我國有1000余只,烏海市2009年開始有黑鸛記錄,目前烏海市境內黑鸛數量在40只左右;因禁獵、禁牧政策的實施,當地巖羊的種群數量,也已由5年前的10多只,增長到如今的50多只。


線索征集:內蒙古晨報現面向社會各界朋友征集新聞線索,熱烈歡迎大家撥打本報新聞熱線0471-967967/18047123456,分享您身邊的新聞。
內蒙古晨網
友情鏈接
久久青青无码亚洲av黑人㊣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老少配maturetube 多毛㊣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乱子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