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晨報官方網站 | 24小時記者幫您熱線電話:0471-967967 違法和不良信息電話:18047123456
您當前的位置: 內蒙古晨網>>文章>>文化

即將消失的“船型屋”,能否搭上申遺“快車”出圈?

時間:2022年04月19日 編輯:郭治華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點擊進入下一頁


  ▲海南省五指山市初保村船型屋。

  茅草鋪頂,草泥糊墻,形似一艘倒扣的木船,這樣的“船型屋”是海南黎族群眾世代居住的房屋,有著數千年的歷史。

  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海南全省共有近16萬戶、80萬黎族群眾居住在船型屋及由其組成的村落里。自1992年起,海南省實施茅草屋改造工程,幫助黎族群眾搬出低矮陰暗的船型屋。至2010年底,全省少數民族同胞“不落一戶”,徹底告別了住茅草房的歷史。目前,只有五指山市毛陽鎮初保村、東方市江邊鄉白查村兩處被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的村落得以保留古老原貌。

  古老的船型屋行將消失,獨特的黎族歌舞、體育、醫藥等傳統文化走出大山的步履也略顯遲滯。如何讓世界更了解海南?如何正確認識、更好傳承與開發以船型屋為代表的黎族傳統文化?讓我們一同走進黎族群眾聚居區,從黎族百姓、省市縣干部、遺產研究專家那里去找一找答案。

  “茅草房是很難再住回去了!”

  從海南五指山市區出發,走國道,翻越10多公里阿陀嶺到達毛陽鎮,再行駛一段村道便到達初保村。

  這是一座建在山坡上的村莊,依山傍水,風景秀麗。村口的石刻村名、茅草房谷倉和“海南省文物保護單位”的石碑十分醒目。

  沿著村道往里走,左手邊有幾方綠油油的水田,山泉溪澗從村前流過。右邊斜坡上,干欄式黎族民居風格的茅草房一間挨著一間,村落已無人常住,有些房頂的茅草已被更換為鐵皮,有的房屋被用來飼養雞鴨等家禽。從門外往里看,屋內低矮昏暗,泥土地、木板墻、三石灶……處處透著古老的氣息。

  2010年,當地政府在老村附近新建了一個村莊,全村76戶約400人全部搬遷至新村兩層樓房,房屋整齊連片,環村路、文化室、籃球場以及水電等基礎設施齊全,屋內有沙發、電視、獨立衛生間和洗澡間,村民生活條件得到極大改善。

  騎著新潮摩托車從山上檳榔林里勞作歸來的村民王世奇說,老村距離田地較近,大家會將農具放在老房子里,中午偶爾會在老村休息。

  談起對老村的態度,這位當過村民小組組長的80后說:“大家肯定對老村有感情,畢竟是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要說住的話,茅草房夏天涼快,但冬天四處漏風就難受了,很難再住回去了!”

  新村一位二十幾歲的單身男青年直言,他們不想回去住茅草房,而是想將老村舊屋的宅基地用起來,建新房改善居住條件,新村當年分配的房子雖然夠住,但已經不夠年輕一代結婚使用了。然而,老村是省級文物保護單位,老房子不能拆,宅基地也不能用。為緩和村民情緒,也為了讓老屋有些“人氣”,村民們被允許在茅草房內午休或飼養家禽。

  在海南,像初保村一樣保持原貌的黎族傳統村落,還有位于東方市江邊鄉的白查村,這里地勢平坦,80多間茅草房整齊排列,頗成陣勢。

  白查村和初保村皆是干欄式傳統黎族民居風格的茅草房,但又各具特色。初保村是木板墻體,白查村則是在木板上糊上混合著稻草的黃泥,密封性好一些。記者采訪當天,一位在當地居住的“候鳥”正帶著幾位朋友在村內參觀,在茅草房前擺pose拍照。

  “屋室形似覆舟,編茅為之,或被以葵或藤葉,隨所便也。門倚脊而開,穴其旁以為牖。屋內架木為欄,橫鋪竹木,上居男婦,下畜雞豚?!?00多年前,美國傳教士香便文曾到海南島旅行考察,后在其所著《海南紀行》里稱,黎人所居船屋寬敞通風,是他們身體健康原因之一。

  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廣電體育廳文物處副處長黎吉龍介紹,黎族傳統村落的選址、空間布局、房屋建筑樣式和技術都充分展現了黎族人民敬畏自然、善于利用自然的智慧,體現了黎族先民的價值觀、社會觀,將人與自然的共生關系體現得細致而廣泛。

  “但時代在發展,老百姓不可能再住回茅草房。它們可以作為文物保護起來,留取一份記憶,方便后人知道他們的祖先曾經住在這樣的船型屋里?!睎|方市文化館館長陳榮川說,傳統村寨已成為“活化石”般的文物,東方市準備引進一家企業,計劃將此處打造成旅游景點,供游客參觀游覽。

  黎族傳統文化獨特而精彩

  黎族是海南特有的古老民族,人口150多萬,約占全省總人口的15%多、占全省少數民族人口的91%。

  黎族同胞在漫長的發展歷程中貢獻了黎錦、黎陶、黎歌、黎舞等特色技藝,有自己的方言系統、服飾系統和非常突出的紡織技術,創造了與熱帶海島自然環境相適應的、具有鮮明特色的文化。

  原始古樸的船型屋、巧奪天工的黎錦、熱情奔放的竹竿舞、神秘的紋面老人……行走在海南中部山區,黎族傳統文化的豐富精彩和古老神秘令人震撼。

  研究認為,船型屋是人類社會文明發展從原始社會向農業社會過渡階段的物質見證;存續3000多年的黎錦,是中國最早的棉紡織品,被譽為“中國紡織史的活化石”;黎族女人神秘的“紋面”傳統,是神圣而純潔的標志……

  近年來,很多黎族特有的傳統技藝都被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保護?!昂D鲜〖壱陨?2個非遺項目中,黎族共有28項,占比超三分之一?!焙D鲜》俏镔|文化遺產保護中心非遺保護部主任陳佩說。

  2009年,“黎族傳統紡染織繡技藝”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首批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目錄。十多年來,中央與海南省為其投入了超1億元資金,完善保護體制機制,建設傳習館、傳習所,培養傳承人,織女已由申報時的不足1000人發展到如今近20000人,是目前海南保護得最好的非遺項目。

  得益于政府投入,黎族其他一些非遺項目也得到不同程度的保護。近5年來,全省各市縣相關部門舉辦各類非遺項目培訓班近600期,為非遺項目積極培養傳承人。

  記者在白查村采訪時,村口正在開展黎族干欄建筑技藝培訓。陳榮川說,文化館每年都會舉辦培訓活動,參訓傳承人都有補貼,培訓班向村民購買茅草等建筑材料,可以讓村民獲得一定收益,村民也有積極性。

  以5A級旅游景區“檳榔谷”、呀諾達雨林文化旅游區為代表的一些少數民族風情旅游景點,成為向游客展示黎族村寨原生態自然風貌的好去處。其中檳榔谷是國家級非遺保護示范基地,由非遺村、甘什黎村、雨林苗寨、夢想田園四大板塊組成,展示黎族十項國家級非遺產品,文化魅力十足,被譽為海南民族文化的“活化石”。

  以黎族文化為主題的大型演出,常常在全國少數民族匯演中獲得贊譽。去年9月展現黎族兒女與大自然和諧相處、為建造家園辛勤勞作等生活圖景的歌舞詩《黎族家園》,又在第五屆全國少數民族文藝匯演中榮獲“劇目金獎”,去年底在上海連演三場,在上海刮起一陣“最炫黎族風”。

  

點擊進入下一頁


  ▲空中俯瞰東方市白查村船型屋部分村貌。 

  申遺能否讓黎族傳統文化“出圈”?

  不可否認的是,黎族傳統文化還有些“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味道,國內外“存在感”不強。

  黎族有自己的語言,沒有自己的文字,其文化形態依靠口頭和行為世代相傳,延續至今。海南省民宗委文化教育宣傳處處長張正金說,這造成黎族傳統文化的研究、整理、展現等均較為薄弱。

  “特別是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黎族群眾的很多生活習俗、文化習俗也都隨著黎族傳統村落的消亡而‘式微’?!标惻逭f,如今,在黎族青少年眼中,很多古老的黎族傳統技藝,如鉆木取火、樹皮布制作技藝、原始制陶技藝、骨器制作技藝、干欄建筑技藝、黎族醫藥,已蒙上了一層神秘而遙遠的面紗。

  對于豐富而獨特的黎族傳統文化,國家林草局世界遺產專家委員會副秘書長、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綠色名錄委員劉保黨認為,“很有價值,傳統村落全省只剩兩處,已處于瀕危狀態,不僅應該好好保護,還應使其得到‘活態傳承’并開發利用。我其實心里蠻著急的,因為從事世界遺產保護的都有種使命感?!?/p>

  “并不是古老的就是落后的?!眲⒈|h認為,數千年來,黎族人是怎么在高溫多蟲的熱帶雨林里生存下來的?要尋找答案,還得回到原住民樸素的生存智慧上,最擅長與熱帶雨林打交道的是世居海南的黎族人,他們樸素的生存智慧里包含一個大系統,黎族傳統文化是一個富集的文化館。

  目前,海南正在加緊推進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建設,除了經濟社會快速發展之外,還亟需提升文化軟實力。海南省委統戰部常務副部長康拜英認為,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應該是一個有著獨特文化、可以向國際展示和輸出世界級文化價值的重要窗口和陣地。

  2021年3月以來,海南積極推動“海南熱帶雨林和黎族傳統聚落”項目申報世界自然和文化雙遺產,前期工作進展順利,即將被列入世界遺產預備清單。

  受訪干部及專家認為,參考國內類似區域申遺成功后對旅游業和當地經濟發展的帶動案例看,海南申遺成功后將可以極大提升國際知名度,充分帶動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及周邊區域的旅游業發展,造福黎族百姓。

  專家們認為,申遺的過程也是挖掘價值、弘揚價值的過程,借助申遺,挖掘、梳理和提煉海南優秀傳統文化,尤其是將具有熱帶島嶼特征的獨一無二的海南黎族傳統生態智慧和生態文化挖掘整理呈現出來,并得到世界公認,將極大增強文化自信。

  當然,申遺之路并非坦途。劉保黨說,為了讓世界遺產委員會、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等機構的國際專家充分理解黎族傳統聚落的價值,目前最為緊要的是需對照申遺標準,從黎族習俗、非物質文化遺產整理、村落環境整治、村落形態和建筑修復等方面入手,及時開展搶救性修復干預。


線索征集:內蒙古晨報現面向社會各界朋友征集新聞線索,熱烈歡迎大家撥打本報新聞熱線0471-967967/18047123456,分享您身邊的新聞。
內蒙古晨網
友情鏈接
夜夜爽免费视频_夜夜爽精品视频_夜夜爽天天爽_夜夜摸夜夜添无码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